myriad

  今天中午在电影院看毒液,看到老爷子和往常一样无敌可爱的客串镜头时我也跟往常一样无敌笨蛋的笑出声。中午才跟同去的朋友讲到老爷子呢,晚上回家却知道了他去世的消息。
  这算是某种巧合吗?复读后已经不怎么接触漫威了,只是别人问到的时候我会超激动的喊出来:“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喜欢漫威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和同样喜欢的人一起开心的大笑。
  也很久没想起过老爷子了。
  今年的十一月二日我十八岁,也是这个秋冬交替的时节,有好多从记事起就知道的,听着他们故事长大的人再也不会睁开双眼了。心情特别复杂,最近也一直想着,怎么总觉得自己老了呢?像是终于感觉到,我无法抗拒的,彻底长大了。或者说,我曾无比抗拒的,极度排斥的,不愿接受更不愿成为的十八岁的F小姐,彻彻底底替代了一岁的两岁的三岁的十七岁的我,即将也必须开启新的人生。我要开始真正负起责任。我得长大了,还是长大了,我必须得长大了。
  相较于已故的金庸先生,斯坦李老爷子对我来说大概更重要一些。他是小学六年级时机缘巧合向我开启大门的漫威世界的创造者,甚至我在更小的时候就知道他——追到现在的生活大爆炸里有无数情节和他息息相关。所以我对他从来都敬畏,又感到莫名其妙还无法解释的亲近,而且这种亲切感随着年龄的增长还愈演愈烈了,有时候自己想想都觉得奇妙。
  说是难解释,其实也很容易想明白。我对老爷子没太多了解,可我总愿意把他想成一个古怪的有趣且灵活健康的可爱老头儿,甚至我根本没想要多么了解他,我就希望他是那样的,那是我对地球上所有老爷爷最美好的想象了。
  还没过96岁生日的老爷子,不知道您是不是基督徒呢?无论是或不是(我猜您是,嘿嘿),都希望您在天堂过您最舒坦的日子,戴您那最特别的眼镜,梳着您最帅的发型,画您最奇妙的故事。您不在了,我也长大啦!最想说的是,太谢谢您了。谢谢您创造的世界,那些喜欢的不得了日子我都记得,那样的心情也什么都没法替代。我也从害怕长大的小屁孩儿变成了虽然不喜欢长大,但是好歹接受了十八岁的自己的……大屁孩儿。老爷子,您给的快乐是已经嵌进我生命里的了——就有这么重要!
  斯坦李(1922-2018)R.I.P.
  Have a good night:)

                            
                                                 Elin
                                           2018.11.13
                                 

读《少女哪吒&半生为人》有感

  今天是下着暴雨,昏暗的周六早晨,街道成了不干净的地上湖。我一向讨厌雨天,我固执的相信光里不该有尘埃,而雨不够干净。雨天衣服会变成潮湿阴冷的布条,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出门就躲不开雨的气息。像是巷子深处的眼睛,我觉得不安。
  上学路上被困在途中,折回家躺在柔软的床上补觉,想到明天就再没有手机了,点开lofter看到这篇文。第一段就能明确全文的基调,三分之一处就清楚结局。我从开头疼到结尾。
  不夸张的说,是我看过最震撼的,唯一让我着迷困惑又压抑痛苦的同人。读完的瞬间想起那句诗:三千微尘里,吾宁爱与憎。疼,不敢再看第二遍,也就没机会重新推敲作者的文字,只能粗略描述我的感受。是什么样的笔力啊,能写出如此摄人心魄的故事来。作者有把人拖进她世界的力量,我心甘情愿由她主宰。
  那是需要真正上佳的文笔和匠心独运的格局,才能堪堪描绘出的人间烟火,山河远阔。我甚至认为那四个人真实存在于某个平行宇宙。她一样写通俗故事,一样的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却刚刚好做到不落窠臼,是哪怕多一个形容词都不对的刚刚好。她刻画哥哥们刻画的精致细腻,细到一丝皮肤纹理,细到他夹烟的指缝。我却能在他们的故事里看到真正的现实社会,看到我无缘经历的,千禧年最底层小人物的生活。
  那不是什么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过的那么脏,连爱都脏,胃里咽下去的血满的返上来,再生生压回去。笑容拿刀刻,手一抹就换张脸活。他们就只剩彼此那点儿暖。可他的命被另一个人牵着,让他逃走,他绑着铁链在雨中跟上来。谁又知道什么算爱呢?明明有人拿着船票等他,问,你跟不跟我走?
  家里的光很柔,和文里是两个世界。我恍惚在两个世界里觉得讶然却奇妙。中间锁了好几次屏,我看到他们间那些小小幸福就知道那不过是带血的草莓,我能想象结局会多暗,我不敢再往下翻。但也清楚那才是最完美的结局,他几乎逃脱了,几乎,没能。而他泛着薄红的吊梢眼终于在四十岁时蔓延开温柔的纹路。哭完之后我想,那就该是结局,再多一点儿暖都配不上这个故事。
  千言万语不能其一,只能说佩服又羡慕,作者打磨的故事的功力我五年之内都难以望其项背。太喜欢了,能看到真的很感谢很感谢很感谢,带给我太多冲击,像终于在万花筒里找到心动的图案。还是得努力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最后,对故事里的他们。
  愿山野浓雾都有路灯,风雨漂泊都能归舟。
  而思念与相逢,俱如踏春日薄冰。

                                                           2018.8.18
                                                                 Elin

很傻的xxj文笔,没法儿好好写下那一天的我们。放在这里记一下几天前语无伦次的流水账。发完就当丢掉了,以后忘了吧。

  那天我暂居的城市受台风影响,街道排水系统不完善,走出校门前的必经的平地变成一片湖。那个下午我给你电话,说,我好像喜欢你。你笑,“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我怎么相信你呢?”
  我一向冲动,越紧张的时候越着急,说话不过脑子。你说过我像小孩子,藏不住屁。我问你怎么会不相信我?我好好的想过了才告诉你的,我一点儿没有冲动!
  然后我问,你喜欢我吗?
  喜欢。
  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喜欢啊。
  我开心,可还没来得及喜上眉梢,又记起来确认,“我对你是那种喜欢哦,你呢?你对我只是朋友的喜欢吗?”
  你说,是。然后又紧接着说,现在是。
  你又说,我还以为你打电话给我是要问数学题呢。
  心脏砰砰跳,我让它安静。我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她这是拒绝呀。直球少女f想,一点儿都不能犹豫,说话。像上不了战场还偏要逞能不愿认输的老将军。紧接着噼里啪啦把提前想好的“被拒绝后优雅结束话题答句”全吐出来,我说不是真的喜欢我也没关系,没办法,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以后都不怎么能用手机了,你记得到了大学把准确地址告诉我,我还是想要给你寄生日礼物。拜拜。
  你声音本来带着柔和笑意,一下就没有了。你说,好,拜拜。
  我挂电话后一秒都没停,把这件事像说笑话一样打电话告诉朋友。然后我顺着昏暗的长廊走回教室,那个时候才有一点点想哭。
  我回到座位上,睫毛有点儿湿,我想原来告白失败之后真的会这样伤心,偶像剧诚不欺我,艺术果然来源于生活。我把头埋进手臂里,抬起头来的时候没有哭,还小小的骄傲一下,我果然厉害,拒绝就拒绝了,哪有什么好伤心!我看谁能让我伤心!
  你能。你每次都能。
  后来我最信任的朋友们分别在电话和短信里用不同方式告诉我,清醒,你得好好学习。你说想要一个了结,你们纠缠了这么久终于有了答案,这个了结对你来说还不够吗?你已经浪费过一年了。
  不够,我回忆我们的对话,你给我的是更多的疑惑和不确定。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什么叫现在是?那么以前喜欢我吗?那么以后会喜欢我吗?
  我还有太多太多东西没跟你解释,没听你解释。你还欠我太多答案。
  可是我懒得再去寻找了。我不愿意再浪费自己的时光,我一定逼自己不去想你。我小小声发誓,再疼也不喜欢你了。
  希望你有美好未来,也希望我们不要在远方的终点相见。
  祝好。
 

站在RPS顶端的cp!J2大法好!


【双杰】请注意,这是一次私人谈话(一)

啧啧啧

归去梨花溪:

这篇的设定是新杰比王杰希小三、四岁,王杰希拿到第一次冠军的时候,新杰还是训练营小朋友,所以整体设定略微偏离原作,就是把霸图的那次冠军,改到微草的两个冠军之间了。就当是平行空间发生的故事吧。


然后,因为这边魔术师相较原作会显得嫩一些,而霸图的牧师会更嫩一些,所以,如果画风变得活泼柔软了……那都是我的错!


一句话剧情简介:这是一个小魔术师美食 诱拐 挖角吃货小牧师被拒的故事(咦?


 


(一)


王杰希是在网游认识张新杰的,那时未来的第一牧师还不是职业选手。


而王杰希已经是荣耀赫赫有名的魔术师,手握新出炉的总冠军奖杯,虽然与嘉世的三连冠伟业还有颇为遥远的一段距离,但对于当时年仅20岁的王杰希而言,未来的路还很长。


就像那句什么话来着?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当然这不可能是王杰希的台词,他不会说那样听去豪气万丈又煽动人心的话。很多时候,他的行动已经足以煽动人心,当王不留行以华丽而鬼神难测的轨迹一次又一次划过荣耀的赛场,人们仿佛能看到,轨迹消失的尽头,是一片遥阔无际、灿烂辉煌的,星辰大海。


他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


也许,在魔术师那个谁也捉摸不透的脑洞里,他的王不留行会坐着“灭绝星尘”,带着微草飞越那片谁也无法预知尽处的浩瀚星空。那听上去有些梦幻,甚至有些孩子气的跳脱,和王杰希那张通常都平静淡然的脸,画风并不相称。但谁知道呢?他不是,创造奇迹与梦幻的魔术师吗?


但王杰希绝不是脱离现实的人。他认为,一个人可以想得漫无边际,梦想越大,双眼可见的世界也将越为宽广,但他必须以最为脚踏实地的行动,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连上线,那条线必须坚韧到不会被任何东西切断,但是会随着他往前飞越的每一步,一点点缩短。


所以当时才20岁、自己加入荣耀也不过三年的王杰希已经开始四处溜达、张望,物色新人了,神之领域是他观望的场所之一。那时他还没想过要挖掘另一个魔道学者,但是微草的副队、被誉为荣耀治疗之神的方士谦,已经进入职业生涯倒计时,按他自己的规划,大概再打两年就得退役了。


“再拿两个冠军,就够了。”这人特淡泊名利地说。


他想要和王杰希建立一个足以与嘉世分庭抗礼的王朝。对于年少的王杰希而言,“够了”这个词于此时还不适合出现在他的职业词典中。微草的未来,需要一个像方士谦那样强大的治疗。


所以,夏休期,队内事务一了,他就披上马甲,骑着扫把在神之领域飞行,一路留意的是牧师和守护天使。


由于参照标准高悬在神级的境界,年轻的魔术师不免觉得普通玩家里的治疗过于资质凡庸,简直没法在一起玩。


有时候因为战队的需求,他也会带着中草堂上下打个boss,收点材料,顺便留意公会的精英治疗。


有个账号名叫白檀的牧师,治疗的操作相当到位,辅助意识强,团队协作能力突出,王杰希冷眼旁观,这个牧师的失误率极低,出手的时机拿捏得相当准,对于一个非职业玩家而言,这一点尤为难得。


但,只是几天的观察,不足以判断一个人的能力。


他向中草堂会长打听了一下这个人,想知道他平常的表现如何。天南星反馈给他的信息却是,这个白檀并不是中草堂名下会员,偶尔遇上了会跟中草堂会员组个团,却没有什么游戏之外的接触,刷本结束后就直接下线了。


而且,此人绝不会在10点半以后现身。


王杰希想了想,也只有先慢慢看着,同时再留意别的人选,虽然他也知希望渺茫,能看到一个合意的,已经算是运气了。


好在白檀这边的上线率明显提升,王杰希估摸着这人大概是学生,放了暑假,空闲时间就多了。那正好,要是上班族,可没那么容易说服人家放弃现有工作,跑来打职业游戏,虽然目前他的想法还没进到这一步。


白檀这段日子几乎每天都上线,而且出没的时间非常规律,不到三天就能知道他八点半准时露面,十点半准时下线。这就给王杰希的观察提供了便利,他几乎就凑着白檀的时间去神之领域,无论刷什么本,都空出一个治疗的位置,等白檀一上线,就拉人进来。


白檀倒也每叫必到,从不罗嗦一句废话。


这个做事风格已是有几分合了王杰希的胃口。


王杰希挑的副本,除了考虑战队的需求之外,还刻意选择了相应难度,带的人也都不是中草堂的精英玩家,按常理来说,他应该事先给大家布置任务,讲解攻略,但他从来不那么干,只要人一齐就握着扫把进副本,扫把上的那个背影简直就如同卓尔不群、孤高出尘的世外高人。


副本过程中,不到必要时刻,他几乎从不开口指导大家怎么做,只是用自己的操作控制全体的行动。他注意到白檀的走位是在观视全局,准备好了随时给任意一人提供辅助。到后来,眼看着那几个普通程度的玩家险象环生,虽然王杰希不动声色的操作总是能确保每一个人化险为夷,白檀却像是再也看不下去了,开始提示其他人的走位,到后面索性代替王杰希指挥作战,居然还似模似样。


连着这么几天玩下来,某天刷本前,白檀十字架一挥,拦下了他:“能事先制定计划吗?不然大家不知道做什么,行动就会乱。”


他的声音清越,听着很年轻,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岁,但说话的语气很稳,有一份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沉静,甚至还带着一板一眼的严肃。


“你认为需要计划?”王杰希问。


白檀收回他的十字架,说话的语气很认真:“我认为做任何事情都要有计划。”


“前两天打得也不错。”


“那是因为你在。”白檀说,“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如果预先做好安排,就能把每个人的作用都发挥出来,而且能节省刷本的时间。”他停顿了一下,“能节省很多时间。”


他说话的声音还是平静稳定的,但,总觉得他说这话时,有点心疼。


王杰希就和他一起商量刷本的计划,大多数时候他仍是倾向于先听白檀的意见,而后做出判断。刷本的时候,两人很少交谈,白檀这个人做事相当专注,刷本就是刷本,从不提与当前副本无关的事。


那天他留出十分钟的时间,叫住准备下线的白檀:“你游戏打得不错,但听说平时不大上线玩。”


白檀很快就敲了回复:“这个号是一个朋友的,平时不上。”


“为什么最近上线多了?”


“原先没什么机会和魔道学者配合,想看看配合度。”


王杰希在电脑这头微微挑眉:“配合下来觉得怎么样?”


那头似乎停了几秒钟,然后回过来一句:“很难判断。因为我没法看到你真实的实力。”


王杰希的手指顿了一下,白檀见他没什么动静,以为谈话结束,说了声再见就要下了,王杰希突然发过去一条:“你能打守护天使吗?”


“玩过,但不熟。”


这不是一个能令他满意的答复,但对这事王杰希从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能把双治疗玩得融会贯通出神入化的,联盟中仅有方士谦一例。


如果他能在战术上灵活配合全队的攻防,双治疗并不是微草必须坚持的特色。


但这时说这些还言之过早。


王杰希在这边凝目沉思,那边白檀的头像已经暗下去了,电脑屏幕下角显示的时间10:30:00。


某种意义上,王杰希算是在网游里跟这个白檀组了对临时搭档,每每挑些高难度的副本,看他的对敌反应,看他的大局观,看他的战术意识。有时候白檀会问他某一步为什么要那么操作,王杰希的某些操作纯出于天然的敏锐直觉,那往往与大多数人的选择迥然相异,而他觉得这么做是最顺手的,那甚至很难解释。他就反问白檀,他觉得应该怎么做。


白檀说,不,我认为你那一步走得很好,一般人都不会想到这么做。他思考了一下,我就想不到。是我的话,我想要这么做。


然后他解释自己的思路,往往是已经计算到了三步以后的情况,他选的则是众多可能性中最为稳妥的那一步。


非常谨慎的个性,甚至,有些过于谨慎了。王杰希判断,和方士谦的风格有很大的差异。但,那同时意味着他的思维能力极强,在别人只来得及做出反应的一个瞬间,他脑中已经把各种可能的操作和后续应对走了一遍。


这样的治疗风格,也许能在最大程度上保护整支团队的安全,但,也可能会进一步限制王不留行的发挥。


王杰希想,还是要找个时间和方士谦讨论一下,对于一个治疗的技术和意识,他比自己看得更清楚。


某次,中草堂与蓝溪阁抢boss的时候,两队人马发生了火拼,一般情况下,只要不影响全局,王杰希不会搀和到这样的群战中去,这天,他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白檀,突然起了兴致。


“上次你说,想要看看和魔道学者的配合度?”


白檀点头说是。


“那就来试试看吧。”他下了指令,把指挥权交给白檀,全员听他指示行动。


话音刚落,魔道学者的身影已凌空滑了出去,扫把在空中疾速地翻转旋舞,以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在各大公会之间纵横穿行,所到之处留下一道道变幻莫测的行进轨迹,暗如夜色的斗篷迎风猎猎飞扬,仿似陡然伸展的赤黑羽翼,透出一股妖异魔魅的力量,令人眩惑。围观的玩家爆出阵阵惊叹。


于王杰希而言,这种程度的发挥,自然远远称不上爆手速,在统观全局、留意boss的变化之余,他差不多时时刻刻盯着白檀的操作。


然后他微微眯起眼睛。这个手速……虽然不至于令人惊异,但,显然他平时刷本时的操作也留了相当的余地。而且,这人完全没有因为魔道学者难以预测的行动而慌了手脚,依旧是一如往常的缜密细致,该干嘛干嘛,给同组的人加血回复,提示同伴走位,指挥全员行动,一丝不乱。


潜力似乎不错。王杰希托着下巴,暗暗评估。


那天结束之后,他又给白檀发了消息:“觉得怎么样?能和我打配合吗?”


“有点难。就目前而言。”白檀实话实说,“我猜不到你想要做什么。”


王杰希注意到他加的那个限定语,“就目前而言”,而不是全无可能。


“我是微草战队的王杰希。”他当下表明身份。


“哦。”对方的反应很平静,“你好。”


看样子,是早已猜到他的身份,因而并不觉意外。这也不奇怪,王杰希的操作本来就带着无法复制的个人烙印,刚才那一段几乎是放开手脚的发挥,已是当场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不少玩家都在传是王杰希披马甲上了。


然而……“平时没什么机会和魔道学者配合,想看看配合度”……他心中一动,难道对方那个时候就已经……


“有兴趣打职业赛吗?”他直接了当地提出邀请,“我现在还不能向你保证什么,但是,想先请你参加微草的训练营体验一下。”


他隐隐觉得对方似乎犹豫了那么一秒,而后眼前跳出来一条回复:“谢谢。但是,我已经在霸图的训练营了,很抱歉。”


王杰希的眼睛睁得略微大了一些,而后皱眉: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霸图的治疗也差不多迈入退役期了,比他们微草更迫切地需要新人牧师。


在魔术师今后的人生中,每每想起这个“居然晚了一步”的时刻,心中总是不免有些懊悔。倒不是说那使他的职业生涯留有遗憾,而是,他会忍不住设想,倘若不是这样的开局,他们的人生会发生什么样的奇妙变化。他明白这样的设想毫无意义,但他一贯好奇眼中看不到的可能性。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真名。”虽然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事强求不得,却还是执意留了一步棋。


因为他先前已经报了自己的姓名,对方自然也不好拒绝:“我叫张新杰。”


之后也没有更多的交流,带着一点点惋惜的心情,他在十点半下了线。


然后反应过来:不对,为什么他也要在十点半下线?


 


没过多久,微草和霸图组织了一次夏日联合集训,除了战队的选手外,双方训练营的学员也参加了这次交流,当然不是全员,而是两家各自挑了其中最出挑的五名学员。地点在B市。


不出所料,王杰希见到了正在霸图训练营的张新杰。


果然是学生模样,最普通的白衬衫卡其色长裤,眉眼略显纤细,但是很有精神,目光凝定,安安静静站在那儿,就有那么一股子淡然不惊的味道。


张新杰目光落在王杰希身上,停驻了三秒钟。




写了四千字,还没让新杰吃上好吃的,真心觉得对不起他><

身高从来就特么的不是个问题【笑】

非泽。:

喔天181的小周X185的翔哥!!!!!简直不能好了矮攻好棒啊啊啊啊啊啊!!!!!激动到不能言语感觉还可以再战一万年!!!!!两个男神高富帅(。[[[孙翔哥哥求嫁(不。。。。。。

《霸图野史》(《崂山道士专修学校软广告系列》)预览

亚历山:


封面预览




张新杰传·超绝激烈大碰撞!新杰出青年VS虚空


全文戳此


http://ddt2222.lofter.com/post/23891c_969567


 


 韩文清传·深情一眼驱鬼万年!韩文清VS蓝雨


韩文清的接风宴在G市最大的酒店的包厢里摆了一桌。他这次驾临G市来得是比较秘密的,毕竟这次他要处理的并不是什么小鬼啊凶神啊恶煞啊红衣姑娘啊之类的,而是一种更加强大的存在。饭后G市本地的几位灵能者一一向韩文清讲述了现在的状况和自己的一些判断,一直讲到了夜半时分。


“嘘,时间到了。”带头的老者示意众人噤声,他的跟班打开了窗户。


这日是农历九月十五,正是月圆的时候。


“嗷————呜————————————”


韩文清沉默。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呜——————————————”


韩文清黑脸。


“嗷呜。”


韩文清起身。


他好像懂了什么。


“不愧是韩大神。”众人叫来了服务员,开始吃第二摊。帮韩文清?开什么玩笑,能与那个男人比肩的话还不得成神啊。


这些在本地甚至全国都小有名气的灵能者默契地没有一个提起要去帮韩文清。


 


蓝雨养了一只看家护院的哈士奇。某日黄少天挂了个电话之后,气冲冲地指着这只可怜的狗儿,给它换了个新名字。


“从今天起你就叫汪韩了!”


“呜——”汪韩瞪着黄少天。


黄少天没有给它任何反驳的机会,它被迫接受了这个带着一股老坛酸菜味儿的新名字,怏怏趴在自己的狗窝旁,啃着喻文州给它买的磨牙棒,用爪子拨弄卢瀚文省出零花钱给它买的玩具球,担忧地看着郑轩丢给它的狗粮盆,生怕今天的晚饭会变成方便面。


狗窝……狗窝是谁弄得来着?汪韩不记得了。


而今天,汪韩终于要正儿八经地来完成一次自己应尽的责任了。


是的,看家护院!


汪韩不是只会卖蠢!今天!它要为全世界被误解的哈士奇和天策,争一口气!


“呜!!呜————嗷嗷嗷——————呜…………呜…………”


汪韩毕恭毕敬地趴下了。


“汪韩你发什么神经啊这大半夜的!天呐汪韩你怎么了!汪韩暗暗暗暗暗暗!”


黄少天听到动静不对跑了出来,结果他这般的汉纸竟然也说不出肥音以外的话了。


汪韩?韩文清眯眼,两手插在口袋里,注视着黄少天。


黄少天脑内突然冒出了类似于狼牙山五壮士啊堵抢眼儿的黄继光啊炸碉堡的董存瑞啊等等等等的英雄人物,他一抹头发,已然冷静了下来,淡淡道:


“有人模仿它的脸,有人模仿它的腿,但谁也模仿不了它的蠢。汪韩,你干嘛呢你主人在这儿呢!!!”


汪韩一哆嗦,回过神,悻悻然耷拉着脑袋,迷途知返回到了黄少天身旁。


稍微有点儿可惜呢,汪韩没蹭到老韩的裤腿。


 


林敬言传·道具流的大对决!林敬言VS微草


 


王杰希这两日过得比较清闲。


他在给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松土。在这皇城根儿下能拥有一个自带一亩三分地可以种花养草拔萝卜的房子,没点实力是很困难的。


人王杰希显然有这个实力。


把铁锹放回原处,抖抖身上的土,换上干净衣服,王杰希扫了一眼自己的一亩地里一片生机盎然,笑了一下。一小下。在看到自己的三分地的时候,这点笑容也消失了。


“这是枸杞吗?晚上炒枸杞叶吃吧,我还挺拿手的。”


林敬言怜爱地托着一片青翠欲滴的叶子,右手拿着一把园艺剪,心中已经配好了好几道菜。然而他的生存本能在这一瞬间猛然觉醒,操纵着他的身体瞬间回头,差点没拧着腰。


映入他眼帘的是王杰希居高临下寒气逼人的脸庞,与高举过头顶的铁锹。


“……”


“放下剪刀。”


林敬言轻轻放下了剪刀,缓缓起身,慢慢把铁锹从自己头顶挪开。


“叫外卖吧,嗯。”


王杰希放下了铁锹:“我请你吧,这附近有家饭店鸭做得不错。”


林敬言刚想说有盐水鸭吗,转念一想,表示想吃烤鸭。


王杰希的眉头舒展开了。


林敬言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张佳乐传·洪荒时代的远古记忆!张佳乐VS兴欣


仿佛终于完成了什么必须的仪式之后,叶修喝了口水润润喉咙,开始跟张佳乐简要地说明起来。


“你生在了一个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像你这般224的双鱼座男子,注定要有不普通的人生。”


张佳乐张大了嘴,叶修比划了一下,遗憾地发现塞不下自己的熊掌。张佳乐拍掉叶修的手,合上嘴后反问道:“我还不够不普通?”


“独二无一?”叶修猜测道。


“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说啊?”张佳乐强压怒气,敏感地发现了叶修在带开话题,“别想糊弄我,什么漩涡,赶紧给我解释清楚!”


“怎么说呢,就像传言说蚊子喜欢A型血一样,在妖魔鬼怪眼里你就是那个A型血。”


“不对吧,我怎么听说蚊子喜欢的是B型血?”张佳乐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坚忠不渝。


“你倒是挺会抓重点。”叶修笑,“确实,事实上蚊子对血型并没什么偏好,但总有那种传言,就好像走投无路的考生们坚信选B命中率会高一样。其实你是A还是B根本无所谓,你是不是人甚至都无所谓。”


“我不是人?!”


“冷静。”叶修按住跳起来的张佳乐,“你是人,你当然是人,只不过你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出生,有些家伙以为你不是,擅自以为吃了你会功力大增排毒养颜,在暗处潜伏着等待最好的时机来……你。”


这个省略对张佳乐而言信息量太大了。虽然他对于这个世界试图隐藏起来的这一面并非一无所知,但真正轮到自己头上还是有点太震撼了。叶修说得虽然不明不白,大致上他还是听懂了。


他抬起右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这只白白净净修长好看的手无论如何都是一只人手。


“你是人。”叶修把自己的手举到了张佳乐手边,“跟哥一样,虽然少许有些不普通,还有个异象漩涡的代号,但活生生的确实是个人。”


“跟你一样?”张佳乐十分怀疑地看着叶修,“你也是这什么……漩涡?”


叶修抓起张佳乐的手,仿佛老乡见老乡那么深情地望着张佳乐的双眼,然后双手齐上用力握紧,坚定地说道:“不是。”


“我是异象。”叶修笑着松开了手。


 


附:


孙哲平传·穷人靠变异富人靠科技!孙哲平With义斩


内容……空缺【。】


 


 

也有这么嫩的时候?

❤Cynthia's Life❤:

09年的这部圣诞特辑——Return to Cranford拍摄时的幕后花絮,从练字到拍摄时的场景,还有练习华尔兹,看看当Hiddles还是小巻金毛的时候,很嫩。

http://video.sina.com.cn/v/b/123447566-1631172521.html